袖曳人散

备战高考长弧

图一滤镜操作←v←
图二原图
图三线稿
图四医学生画画想象不出姿势时的沙雕操作😂😂😂

侵删√

一直很期待有画师大佬能画GG在Thirty-five owls里开的某个车。。。尤其是AD还在后一封回信里也提到的那个"在背上画俄罗斯某条河流"的梗。。。唉,,没等到...

于是生平第一次亲自画图^_^||

细节没处理。。有点懒←_←

第一张照没啥意思,怕屏 蔽_(:_」∠)_

不知道侵不侵 权,侵了请提醒我删。。。

叶修、叶秋生快!

有幸遇见二次的他们。

And happy anniversary!

有幸遇见三次的你…

@梦尽留殇 

Mystery of blood(第一章)

梦尽留殇:

米娜好,这里柳儿。


跟 @酒 妖子和  @鸡汁的总攻大人⊙▽⊙́  决末的联文。


ooc到自己都不认识。


小学生文笔,看不下去系列。


我们的宗旨就是要甜甜甜!


刚刚手一抖把第一章给删了,跟另外两人说的时候恨不得以身死谢其罪,这里补发一下QAQ【脸色惨白




后文走(2)(3)




------------------------------------------这里是正文分割线-------------------------------------




Zero


 


    “We are the creatures that live in the night.(我们是在黑夜中存活的生物)”


 


“We challenge the gods.(我们挑衅神祇)”


 


“We yearn for the sun.(我们向往阳光)”


 


“Even if it is a moth.(即使那不过是飞蛾扑火)”


 


 


“Goodbye my beauty.(再见了我的美人)”


 


“The moment a dark night starts I will return.(当下一个暗夜开始,我将归来)”


 


“I see you in the distance.(我在远处看你)”


 


“Like a moth obsessed with light.(就像飞蛾迷恋着光)”


 


“When the lights in the cloud will not struggle.(当曦光在云中挣扎,将露未露)”


 


“You’re still dreaming(你还沉湎在梦乡)”


 


“You hide in the starry night like eyes under the curtain.(你星夜般的眼睛掩藏在幕帘之下)”


 


“Goodbye my dear.(再见了我亲爱的)”


 


“Willing to the next night, I can quietly watch you.(愿下一夜,我还能悄悄守望你)”


 


 


One


 


有人悄悄地上了屋顶。


 


不像普通梁上君子一样极其猥琐的攀爬,他仅仅脚尖轻点,下一瞬间他已经跃了上去,前后连一丝声响都没有。


“我奉劝你还是滚下来比较好,”紧追在他身后的是一把懒洋洋的声音:“你跑到上面是想给我当靶子使吗?”


 


他皱了皱眉,下意识地四处张望。确实如那人所说,这周围可没有什么不错的障碍物。


 


真没想到,自己竟会被一个血猎逼迫到如此地步。


 


会跑到这里来,还真是被逼急了呢,得找个没人的地方啊……


 


他苦笑一声。


 


“嘿,你还记得我吗?”追在他身后的年轻血猎仰起头,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映得惨白。


 


他当然记得这张脸,即使已经隔了十年的光阴。


 


子弹上膛的清脆声打断了他回忆过去的出神,再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翻身跃了下去,尽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前冲去。


 


再往前差不多一公里就是郊外了,只要到了那里就有自己的同伴接应。


 


他咬了咬牙,压下心中的不安,给自己打气。


 


 


“不是吧,受了伤还能跑这么快啊。”


 


见自己猎杀的家伙跑了,年轻的血猎却是不着急的样子,竟好整以暇地点了支烟。


 


他把身体靠在墙上,白烟升起笼在他的脸旁。年轻的血猎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烟,双眼愣愣地直视前方。


 


发了会呆,他才突然想起似的掏出兜里的对讲机。


 


“那啥,那家伙往前跑了,我想前边有他的同伴,你们小心拦着。”


 


话毕,他关了通讯,又抽了几口烟才恋恋不舍地跟着追去。


 


 


Two


 


他的同伴不见了,那是他的血裔,他视为己出的存在。


 


那些血猎围成圈将他包抄起来,像是狼群捕猎一只无望的羊。


 


 这真是个错误的比喻。毕竟在人类看来,血猎光明正义如天使,而他才是恶魔,是肮脏的化身。


 


之前追着他的年轻血猎终于跟上来了,抬手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他。


 


那里有一颗银子弹迎接着他,他想着。


 


这一劫是躲不过去了,他清楚得很,但也不打算就这么束手就擒。


 


他悄悄蓄力,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生怕漏掉一个动作。


 


他们都太过于专注了,以至于不知道黑暗中也有人举起了枪。


 


 


他总算瞅准了一个机会,脚下发力作势就要冲出去。


 


“砰——!”


 


子弹冲出的破空声几乎划破黑夜,两把枪支近乎同时射击。


 


黑暗中又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随后悄悄匿去。


 


 


曦光冲破了云的阻碍,撑开如薄纱般柔柔地搭在世间。


 


瘫在地上的躯体在遇见阳光的同时却开始冒烟,他的脸上还保持着死前的震惊。


 


叶修盯着开始燃烧的尸体,神情怔忪。


 


他慢慢蹲了下来,看着火焰逐渐吞噬那副躯体。


 


十年前,就是这个吸血鬼杀死了他的挚友,那个笑容温暖的大男孩。


 


烟瘾又上来了,他起身点了支烟,向身旁的刘皓招呼了一声便回头走了。


 


刘皓依旧站在原地,直直地望着不远处的墙角。


 


地上的火熄了,只留下两颗银弹。


 


叶修只开了一枪。


 


他总算舍得把目光收回来,弯下身把它们捡起来。


 


他可是看清了,那快速离开的身影。






字数:1352


2016.2.12




------------------------------------------tbc-------------------------------------


感谢百度翻译虽然它很坑QAQ


谢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Mystery of blood(第四章)

梦尽留殇:

米娜好,这里柳儿。


跟 @酒 妖子和  @鸡汁的总攻大人⊙▽⊙́  决末的联文。


ooc到自己都不认识。


小学生文笔,看不下去系列。


我们的宗旨就是要甜甜甜!


我完了,文拖到现在还手抖删了第一章我简直罪该万死【脸色惨白


我对不起跟我联文的妖子和汤圆,也对不起看文的小天使们【痛哭涕零


前文走(1) (2)(3)


------------------------------------------这里是正文分割线-------------------------------------


Zero


“The original feeling of death is like being eroded by fire.(原来死亡的感觉像是被烈火蚕食)”


 


 


One


 


叶修感觉自己像在被火焰灼烧。


 


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


 


恐怖的热量足以将他化为灰烬。


 


 


“叶修,你能听见吗?”有冰凉的东西贴近了他,好像模糊间还有谁的话语声。然而他的脑子里一片混沌,唯一能分清的只是蚀人的疼痛。


 


诱人的冰凉圈紧了他,但叶修并没有觉得好受许多。


 


那种痛苦像地狱一样消磨着他所剩不多的意志力。


 


 


他的意识又慢慢地消散,像是惊涛骇浪中被吞没的扁舟,沉进了不见底的深渊。


 


 


Two


 


那是一个雨夜。


 


一切都很平常,他们三人围在电视前,叶修和苏沐秋凑在一起小声地吐槽剧情,苏沐橙盯着电视目不转睛。


 


电视发出的光映在他们脸上,紧挨着的三个人看着像极了一家人。


 


那边苏叶两人又嘟嚷了几句,一齐小声地笑起来,苏沐橙知道他们又是在取笑剧情的不合理,回头瞪了他们一眼。


 


接受到来自妹妹的怨念,两人都识相地住了嘴,聊起别的事来。


 


也许是太久没喝水的缘故,叶修的嘴唇有些干燥。苏沐秋见此起身倒了杯水递给他,叶修也不接,直接就着他的手就这么喝了下去,水温刚刚好,简直是倒出了技术。


 


叶修喝完水,调侃道:“苏大大是专职饮水机啊?”


 


苏沐秋立即抬手想给他一个爆栗,但这时门外传来骚动。


 


三个人都被这奇怪的响声吓住了,半天谁都没发出声来。


 


 


外面有人在呼救,还敲起了门,三人都死死地盯着门把手,不知是开还是不开。


 


“开吗?”敲门的声音更大了起来,夹杂着女人的哭喊声,叶修张口问道,却已经在心中否认了这个想法。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苏沐秋回答道,言语中的抗拒意味很明显。


 


门外的人也许是绝望了,敲门的力道小了下去,最终完全没了声音。


 


屋里的三人身体都紧绷着——即使再也没了动静,但他们都无法将刚才的一切当作没发生过一样。


 


又静静地站了一会,苏沐秋终于开口打断了沉默:“你们说要不要报警?”


 


其他两人只是看着他,不说话。


 


“要不我先出去看看?有需要就让你们打电话?”


 


他询问两人,但他们都是一脸不赞同。


 


“应该没事了吧,”苏沐秋自然明白他们在担心什么,安慰着:“都这么久没声音了。”


 


说着,他便开了门走出去。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足以成为叶修一生的梦魇。


 


苏沐秋开门后的一切就像慢动作一样在他面前放映。


 


扑向苏沐秋的黑影,路灯的光照亮了他们,那张脸从此刻在叶修的脑海里永生铭记。


 


那个“人”向苏沐秋的脖子咬去,叶修看到了血,那醒目的红色几乎刺伤他的眼睛。


 


在他回过神来的下一瞬间门已经被苏沐秋狠狠摔上。


 


“照顾好沐橙!”这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他拉着已经没了反应的苏沐橙退后,身体止不住的发抖。


 


他知道,自己再也看不到那个大男孩了。


 


 


第二天叶修打开门,外边空空如也,地面很干净,尸体和血液都没有留下,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tbc-------------------------------------


例行感谢百度翻译QAQ


谢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小天使QAQ


天啊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么猪的队友QAQ


无奖竞猜一下谁带走了叶神QAQ【滚吧谁理你啊


 

Mystery of blood(第七章)

梦尽留殇:

米娜好,这里柳儿。


别问我为什么诈尸回来QAQ


跟 @酒 妖子和  @鸡汁的总攻大人⊙▽⊙́  决末 @阮何白 何白的联文。


ooc到自己都不认识。


小学生文笔,看不下去系列。


我们的宗旨就是要甜甜甜!


文已加tag,欢迎订阅(づ ̄ 3 ̄)づ


前文走(1)(2)(3)(4)5 )(6)


------------------------------------------这里是正文分割线-------------------------------------


Zero


 


   “Greedy like snakes climb his spine, strong dissatisfaction around his body at lick. (贪婪如蛇一般爬上他的脊梁骨,强烈的不满足缠在他的身上撕扯舔舐)”


 


 


One


 


自上次的偶遇事件后,黄少天便时不时在那条街道四处转悠,即使他心里也清楚再次遇到叶修的几率极低。


他不时的发呆已经引起了喻文州的注意,一日午休时,喻文州找上了他。


 


“少天,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来自最亲密队长的严肃问话让黄少天起不了隐瞒的心思,更何况自己的反常已经是最好的说明。


“一定是关于叶秋前辈的吧。”看着自己面前微微僵住的好友,喻文州已经坐实了心中的猜测。


“队长……”黄少天别过脸,不敢看向对面脸上带笑的喻文州,那人一贯温和的样子让他有种做错事的感觉:“抱歉我不是故意瞒你的队长,毕竟我自己也不怎么清楚……”


“我前几天做任务的时候看见老叶了,他变得有些奇怪……”严肃下来的剑圣一改往常的话唠形象,言语简略了许多。


 


听完黄少天的叙述后喻文州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温润如玉的青年单手扣住下巴沉思,另一只手无意识地敲击桌面,黄少天也只是安静地坐在一旁,不敢打扰他的思考。


 


嘉世日益诡异的气氛、苏沐橙口中叶秋的死亡、嘉世对外界的隐瞒、神秘出现的叶秋、跟在叶秋身边的少年,似乎跟苏沐橙有什么联系、提起他的存在瞬间放松下来的苏沐橙、相似的面容……


 


手指敲击桌面的频率加快了些,喻文州按住太阳穴,闭起眼继续寻找将这些信息串起来的线索。


 


如果……这三个人从早前就认识呢?


喻文州手上的动作一顿。


“少天,我想……只要跟着苏沐橙就能找到叶秋前辈了。”喻文州双手交叉垫住下巴:“他们怎么会放心她一个人留在嘉世呢?”


“所以一定会暗中跟着她的。”


 


Two


 


脚步声在空旷的地下室中被放大,像有石子丢入的湖面一圈圈荡开涟漪,他的手随着行走的步伐轻轻抚过墙面,只可惜漂亮的手指在昏暗的光线下看不真切。


 


“回来了?”手中翻弄纸张的叶修听到声音,抬起头看了来人一眼。


苏沐秋应了一声,走过去坐在他身旁。


 


今日来两人总是窝在藏身的地下室里。苏沐秋忙着话千机伞的草图,叶修自然也在旁看着,偶尔与他商谈,提些建议。


苏沐秋这次出门,让叶修很是意外。


两人低声交谈几句,苏沐秋又去涂画他那些草图,思量着制作千机伞需要的材料。


 


 


Three


 


“我去找材料,你留下来看着沐橙。”地上的稿纸飞了一地,苏沐秋冷不丁抬起头来。


“为什么不是你留下?”手中翻弄着纸张的叶修斜瞥他一眼。


“然后放你一个新生儿为祸世间?”


“哇……”叶修像是被他正直的理由唬住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好像我爹哦!”


“你滚……”


 


“那个地方挺危险的吧。”两人装模作样地吵了一会也不再闹,总算安分下来谈正事。


“恩,还成吧。”苏沐秋耸耸肩:“我更担心你这几天要怎么解决食物的问题。”


他测过身子,搂过叶修的脖子吻住,留下花瓣样的痕迹。


“要不我们一次性补完算了?”他暗示性的用手在那痕迹上轻轻磨蹭,眯起眼笑得狡黠。


“啧,你就是想做吧。”叶修冷哼一声,翻了他一个白眼。


他终归还是没有拒绝。


 


 


Four


 


叶修双手主动环上苏沐秋的脖子,主动凑过去吻他,对方的口腔里还残留着血液甜美的气味,随着两人唇舌的纠缠渡入他的口中。叶修偏过脸结束了这个吻,把脑袋搭在苏沐秋的肩上,伸出舌尖在他的颈间舔弄起来。


“你刚刚是去捕猎了?”


“嗯,不然拿什么喂你?”苏沐秋轻笑,回抱住他蹭了蹭。


叶修轻轻揪住苏沐秋的头发,然后一口咬破他的脖子。


 


血液诱人的香气和脖间似有似无的吮吸舔舐刺激着苏沐秋的神经,他一把将叶修拉下来,压在身下。


 


“啧,这什么地方连张床都没有。”叶修很不满意地扭了扭身子,往苏沐秋背上狠挠几下:“去,找点东西给我垫着。”


“第一次做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嚎?”苏沐秋报复地掐住他的腰肉,语气凶狠,但还是脱了衣服给他垫着。


 


苏沐秋是在黎明破晓前回来的,身上还带着朝露的气息,叶修紧紧抱住他,放任那人在自己身上的亲吻。


 


 


Five


 


    叶修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苏沐秋已经离开了。


即使吸血鬼无需睡眠,但偶尔也得闭眼休息。原本躺在身旁的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叶修没有注意到。


他盯着身旁的地面,发起呆来。他身上居然有人给盖了条毯子,也不知道苏沐秋是从哪翻找来的,简直神奇。


他想起现在不知跑到哪个角落的苏某人,没来由地感到有些烦躁。


叶修抱着毯子又翻来覆去滚了几下,这才起身披了黑色的斗篷将全身包裹起来——这行头一看又是苏沐秋留下的。


他叹了口气,离开了地下室。


 


 


Six


 


王杰希是公认的好爸爸,不对,好队长。他趁着吸血鬼出行的夜晚,带着自己的儿子们,不,队员们出来做任务。


他们穿梭在林间,训练有素的队伍连踩过树叶发出的声音都很轻微。


这一带离嘉世不远,这让王杰希想起了被宣称失踪的叶秋。


他知道自己不该继续走神下去,连忙移开目光望向远处。


这一下却让他瞧出不对劲的地方,那是一个快速掠过的黑影,几乎只一瞬间就离开了他的视觉范围,王杰希脚下一顿,险些以为那只是自己眼花出现的幻觉。


但他还是决定亲自追上去看看。


这次接的任务并不危险,他转过身跟高英杰交代了几句,虽说心中依然放不下,但还是发动灭绝星辰的力量追了出去。


他心中竟有些紧张,冥冥中好像有根线牵住了他的神经。


 


 


Seven


 


在全速追赶下,王杰希追到了那个身影。


对方套着黑色的斗篷,不知是顾虑着什么,对于王杰希的攻击也只是以防御为主。


他总算是近身过去,猛的一个抬手掀开对方的兜帽。


“叶秋?!”在看清那人面孔的瞬间,王杰希被狠狠的惊住了。


“哎呀不好,被发现了~”那人也不再躲,看着王杰希笑了起来。


月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洒下来。男人的眼睛在银晖的映照下晕出妖艳的暗红。


字数:2194


2016.3.12


----------------------------------tbc----------------------------------


首先,谢谢每位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然后感谢百度翻译


最后撒泼打滚求评论QAQ发个颜表情都可以啊QAQ


+++++++++++++++++++++++++++++++++++++++


最后群宣


二次元精神病院(考核群):528130979


有妹子有汉子,有攻有受。


欢迎来调戏,


跪求加入!!!!!


 


 

【all叶】这只妖狐有点嘲讽(6)


这是可能会一个长篇...

尽量不ooc……

有私设……

------------------------------
6,不明人物

清晨的森林里还有未散尽的白雾,从树缝里洒下的阳光也被掩盖得有些朦胧,轻轻铺在沿着河流悠闲行走的俩人身上。

“哎,一帆啊,你们队长他有没有说过,你其实比较适合阵鬼啊?”叶修忽然想起昨晚并肩作战时脑中一闪而过的疑问。

“啊?没有啊…不,我们队里已经有一个鬼剑士了。”

叶修“哦”了一声算作回答,心里却已在思索:这个晚辈的回答总是这么小心谨慎,刺客又无法展现出他的闪光点,在微草这样一支强队里,怕是只能做个小透明吧…

其实,现在一帆已经离开团队整整一夜了,也未见微草那边有什么动静传过来便是最好的证明了。

事实上,微草那边的“动静”也确实才刚刚开始。

高英杰早上起来后,如往常一样去约一帆吃早饭,发现房间里竟是空无一人,跑遍整个微草都没见半个人影时,队员们才都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于是,几分钟前,中草堂那边才有两支小队被派出,沿着昨天一帆的任务路线去找。当然,他们怎么也不可能想到,他们此时要找的人,正和叶神一起,从另一条路,像他们的地盘走来。


门铃声响,英杰迫不及待地去开门,他正为自己昨夜回营后没及时发现一帆失踪而自责呢。

所以,当他看见门外一前一后两个身影时,毫不犹豫地忽略了叶神,冲出两步抱住了一帆。

王杰希随后走上前来,倒是先看见了倚在门边没骨头似的叶修。

他微微一愣,随即问道:“前辈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事儿倒没有。哎,就是大眼我说你这单亲爸爸失职了啊,'孩子'都能丢一个。”叶修将目光往一帆身上转了转。

“所以,我早就和你说过,微草还需要个妈妈不是吗?”王杰希说这话时,一双大小眼望着叶修,意味十分明显。

“呵呵。就你这吓死人的正脸,恐怕难啊。”叶修毫不留情地嘲讽道,似是完全没get到王杰希话里的深层含义。

果然要撩到叶神,还是很有难度的啊……一旁的刘小别默默为自家队长受伤的心灵点了个蜡。


此时已是正午,微草所在湿地的浅滩里,几只来自森林的鸟儿正在芦苇的荫蔽下梳洗着羽毛。

王杰希邀请叶修留下吃个午饭,叶修便也不与他客气,爽快地答应了。

呃......据说微草的食堂,还是不错的吧?

食堂的菜嘛,其实基本上每个战队阵营都差不多。但要说这风景,微草的可是一流。

在几张木质餐桌的四周,三面是墙,还绘上了星空图案,让叶修一度怀疑王杰希真的是个占星的魔法师。

而这剩下的一面,全是玻璃,正对着那片广阔的湿地。如果是夜晚,室外的星空便会与室内的似是相接,浑然一体。

可惜现在是中午,便是欣赏不到这样的美景了。但窗外的景色在白天倒也还算是生机勃勃。

叶修看着那一片苇塘,却忽见一个橙红色的身影闪过。他“咦”了一声,示意王杰希去看。

王杰希也不由疑惑,他也从未在这里见过这样颜色的动物。

只是这时...叶修忽然觉得,那个影子似乎有些眼熟......

-----------------------------
PS:1,啊...拖了这么久而且这么短我心里也不安啊……但是临近期末有点儿忙...

2,祝柳儿【ID:梦尽留殇】明天中考顺利!^_^(那啥,手机不能@人...)

【all叶】这只妖狐有点嘲讽(5)


这是可能会一个长篇...

尽量不ooc……

------------------------------
5,回到兴欣

“啊?嗯...”一帆微微愣了下。没想到那个伫立巅峰的前辈居然会当自己的策应,心里更是有些紧张。

但前辈既然都这么说了,咬着牙也要硬上啊,于是甩手一个子母刺先向猫妖追去。

几轮回合下来,叶修一直在用一些限制性技能拖着猫妖,完成着控场任务,而仇恨也基本稳定地控制在乔一帆身上。

只是......那个微草新人的出手,怎么也不像是个适合强攻的啊,反而常常打出一些效果,更适合有另一个人去击杀呢。

想着这些,叶修开始心生疑惑:怎么都觉得阵鬼、术士那一类限制敌人为主的职业更适合他,为什么会选择做一名刺客?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当猫妖又一次跃向半空时,叶修毫不犹豫地抢上。

叶修本以为对方会有些乱了节奏,已经想好了接下来几步的应对。谁知一帆竟是主动退到侧面,打起了策应,丝毫不见慌乱。仇恨也渐渐转移至叶修身上后,一切完全稳定,仿佛一开始便本是如此。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后,猫妖终于发出最后一声惨叫,化为尸体。叶修上前摸出了几个猫指甲,看对方是个单纯的新人不好意思欺负的份上,本想与他均分。对方倒是低头笑笑,拒绝了。

叶修不由感慨,若是王杰希本人,骗都难多骗到一个啊……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乔一帆。”

再次重新走上回兴欣的路途,一路到也平安,再无风波。


不久,俩人越过一条溪流,再走过一片荆棘丛后,便见到一棵巨大的古树,盘虬卧龙般的根须深深扎入地下。

叶修在暗中似是拿了一张卡挥了挥,便见树前面的两条根须自动分离开,展现出一个明亮整洁的客厅。

叶修带着一帆悄悄地走进去,本不想惊动队友们,可刚一进门,就被某只大型犬类迎面抱住......

“啊!!老大你总算回来啦!”

叶修也是措不及防地被惊得一个踉跄,一旁的一帆也吓得愣了三秒。

“怎么了,都还没睡啊?这么想哥?”叶修见大家都聚在面前,也有些感动。

“滚滚滚,我们这是在庆祝你这个祸害难得不在!”魏琛听不下去,一脸嫌弃地鄙视道。

“呵呵,这么不欢迎哥?一会儿材料没你份啊。”

“行了行了,别吵了!说!你大半个晚上跑哪去了!”陈果丝毫不怀疑他们垃圾话能对喷到天亮,赶紧转入正题。

“呃,这就说来话长了...也好,既然你们都没睡,就帮忙把他安顿了吧,我去睡觉了。”说着径直向楼梯走去。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跟在叶修身后的一帆。一帆感觉到大家都看着他后,不由有些窘迫,想开口做个自我介绍,却不知从何说起。

“喂!好歹介绍一下人家啊!”陈果似是感觉到了那个十几岁的少年有些尴尬,向叶修的背影喊道。

“哦,他叫乔一帆。”得到一句懒洋洋的回答后,便见叶修兀自走上了楼。

陈果气得牙痒痒,但也没有什么办法,想想还是忍了。毕竟他这么晚回来,其实也很累了吧?也是,之前自己都已经哈欠连天了,于是也草草吩咐:“算了算了不早了,大家也都去休息吧。一帆么,先和小安一个房间吧。”


第二天叶修起来走下楼时,发现大家基本都起来了,正围在桌边吃早餐。一帆也坐在他们中间,气氛已是一片融洽。

他见叶修下来,连忙起身,“前辈...好”叶修挥挥手,算是打了个招呼。“一会儿吃了早饭,我就陪你回微草吧。”

“不再多留一会儿吗?”陈果早在之前的交谈中得知昨晚一帆遇到叶修后发生的一切,现在倒有些舍不得这个谦虚稳重的新人了。

“呵呵,那王大眼非得找上门来不可。”叶修叼着一个(真)包子,含糊不清地回了一句,成功获得陈果的白眼一个...

“对了,叶修哥,你昨天到底被谁偷了材料啊?竟然一时取不回吗?”沐橙这时一问,大家才意识到昨天叶修所经历的,绝不仅仅是像消息里所说的“去要回材料”,然后遇到一帆和猫妖那么简单。

“哦,是雷霆的人。倒也不是'偷',他们正巧捡到罢了。”叶修回答得倒是不以为意,仿佛他只是出门买了包烟那么简单。

当然,他也是有所隐瞒,他才不会告诉队友们他是中了陷阱被当成猎物了呢!

“那去直接要回来啊老大!”包子倒是直接想到“捡到失物,归还失主”这一层上了。

“包子,这是为了利益最大化!”叶修说着,拿出了那14个强力蛛丝在众人面前晃了晃。

“我去!你确定没有卖身给雷霆队长?居然会白送你材料!”方锐半开玩笑地表示了一下惊讶。

“怎么可能!”叶修刚说出口,却不禁回想起昨晚在雷霆禁闭室里,肖时钦逆着光靠近的身影……

但他也立刻回过神来,“哥是那样的人吗?”

大家也都没察觉到什么异样,叶修喝完最后一口粥,便提上千机伞,带着一帆与大家匆匆告别,重新踏上了路途,向东北方向森林边缘的湿地出发。

当然,两个人走出兴欣时,谁都没有察觉到,刚刚经过的灌木丛中,阳光淡泊如烟的阴影之下,有一条橙红色的尾巴,一闪而过……

-----------------------------
PS:放假了,患上拖延症了...←_←

还手滑删了一次思路...←_←

另外,祝高三党们高考顺利吧。。。^_^

【all叶】这只妖狐有点嘲讽(4)



这是可能会一个长篇...

尽量不ooc……

-------------------------------
4,微草新人

叶修与肖时钦但是3秒后,还是低下了头, “那啥,想挖我来雷霆啊,那可不行…”

果然啊,自己话隐含的意思,完全被他避开了。不过,这样应该也算是拒绝了吧。

突然,叶修感觉到唇角覆上一个温热柔软的东西。抬眸看见对方近距离的放大的脸,叶修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随即反应过来,正想推开时,嘴唇上已是一凉。

肖时钦自己已经退开了。“你想回兴欣吗?我带你出去吧。”语气里多少有点无奈和妥协。

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能强求。但至少...给我留下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回忆吧……

“不必了,我记得出去的路。”叶修也恢复了平静,“你们的防护措施被我知道了,也该调整了。”随后转过身,从房间走了出去。逐渐消失在过道尽头,只留下一个空空的禁闭室。

似乎刚刚几分钟前的事,又或许是今天下午开始后的一切,都未曾发生......

雷霆的防护措施,我不会换;你若想来,随时欢迎。肖时钦终究没说出口,他只在心底里对那个离去的背影默默诉说。


叶修在小镇层见错出的民房中绕了没多久,就已顺利回到森林。凭着记忆绕过了那个布下陷阱的地方,却忽地听见那边似乎有什么动静。

“看来要恭喜下雷霆了......”叶修小声说着,仍没能忍住过去看看,(再或者顺手牵个羊?)的冲动。。。当然,此时的叶修还不知道,多年后他可要感谢下自己那天的好奇心了。

当叶修靠近时,不由有些惊讶。那才不是什么动物,是个少年啊……

乔一帆现在有些自责。自己连最简单的任务都没完成不说,反而被困在这里,恐怕现在全队都在为他担心吧。也许自己真的不适合,就只该是个普通人吧。

“哎,看你是个新人吧?哪个战队阵营的啊?”头顶忽的传来说话声。

一帆抬起头,就见一个陌生的身影正站在一旁看着他,但又似乎有一点眼熟。反正,听语气,至少不是坏人吧。

“微草...”一帆小声回答。“哦”那人似是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大眼的人啊,怎么跑这儿来了?”

大眼?!是指队长吗?而且,叫这外号,关系应该不错吧?而且应该是队长的前辈...

再次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懒散的身影,乔一帆听见自己的声音不可思议地说道:“你是......叶秋大神?”

真的是嘉世那个斗神一叶之秋的前任人,叶秋大神!乔一帆眼睛忽的一亮,闪过了一丝敬佩。

“嗯?哦,对,是我。”叶修听见那个微草的少年叫出自己曾经的名字,从自己的思绪里里回过神来。“不过,我现在叫叶修。呃......我先帮你解开?”

说着,叶修又熟练地解开了一个陷阱。

“谢谢,前辈...”

“对了,你的队友呢?一个人出来大眼不管吗?”

“单人任务,我不小心...迷路了。”一帆低下了头,最后三个字几乎轻得听不见。

“啧.要不先来兴欣住一晚吧?明天我送你回微草。”叶修沉思了片刻后问道。

“嗯,麻烦前辈了。”一帆站起身,跟在叶修身后,向东南方向走去。

忽然,叶修停下了脚步。一帆措不及防,差点撞上去。

“前辈,怎么了?”他也警惕起来,轻声询问。

“别出声!”叶修难得严肃。一帆连大气也不敢出,努力竖起耳朵听着。

果然,前方的树影忽地晃动起来,不一会儿,一只庞然大物一跃而出。

暗夜猫妖!

叶修提伞,炮口对准空中的黑影就是三发反坦克炮,全中!

“哎,你是刺客吧?那你主攻,我策应!”

-------------------------------

PS:对不起,这章短...上学来不及啦……